欢迎光临E逸家网!

二郎桥那个野丫头

(来源:网站编辑 2020-06-30 08:49)


  “接招吧!讨厌的小噜苏。”妹妹站在小土丘上,挥动着手里的竹剑,让它嗖嗖作响。
  我迎上前去,也把手里的一把竹剑舞得嗖嗖响。
  妹妹从小土丘上飞奔下来,“哐”!两剑相交。
  明天傍晚的此时此刻,我、妹妹,要和小噜苏他们决战。现在是演习。
  妹妹的脸涨得通红,牙齿咯咯作响。她半弓着腿,两手紧握竹剑,架住我的竹剑。竹剑在斜阳下角力竞赛,显得庄严而隆重。
  “这样不行,我们还是会输的。”我松开手,泄气地把竹剑扔在地上,“小噜苏那么狡诈,他的剑还又粗又长,我们很难打败他,所以得另外动脑筋。”妹妹傻傻地点点头,不知道是同意还是不同意。
  “如何?”我在妹妹耳边悄悄说了半天,生怕别人听到。
  妹妹噘着小嘴想了又想。最后,很肯定、很兴奋地点点头。
  我们把沉沉的小猪存钱罐捧了出来,打碎,一块钱一块钱地数了一遍又一遍。
  我们需要一把像样的剑。那天,我在戏院大街的玩具铺里,发现了一把红色宝剑,它绝对的神气、威风!艳黄的剑穗在风中微笑,红色的剑鞘中间镶着三粒绿宝石,剑鞘上绘的金边和云纹更是正点。可是我们买不起两把,所以妹妹愿意掏出她所有的存款,让我们共有一把。
  第二天傍晚,我们披上大毛巾,得意地手执宝剑。
  “他们一定会很快地投降。”妹妹跳上跳下,高兴极了
  “对!”我一口咬定,“他们不但会马上投降,还会嫉妒得眼睛冒泡泡。”
  好戏登场。两方人士执剑对阵。
  “这是什么玩意儿?”小噜苏大吃一惊。
  “这是一把剑。剑,你懂吗?一把无敌尚方宝剑。”我得意地把剑抽出剑鞘,挥舞着银色剑身。妹妹跟着重复一遍:“这是一把剑。你没有见过真正的剑吗?无敌尚方宝剑,懂吗你?”
  小噜苏他们愣住了。他们退了回去,几个脑袋围成一个小圈圈。起码过了半个世纪,小噜苏走过来,脸绷得比皮鼓還紧。
  “怎么样,准备投降了?”我得意地说。
  “不,我们不玩了。”
  “你们不玩了,什么意思?”轮到我大吃一惊。
  “不玩就是不玩。我们要自己玩。”说完,小噜苏他们跑上了土丘顶,修长的人影与竹剑在夕阳的映照下,显出了一种无法形容的顺畅和愉悦。
  啊?妹妹愣了,我也愣了……
  暮春摘自《妹妹宝贝》

版权保护: 转载本文请保留链接: meiwen/497.html

网站主人soyouso
理工男,无聊上班族。闲着没事喜欢研究代码,阅读中医古籍,在家看电影大片。线上购物,线下取快递,资深宅男的生活简单如此。
  • 热门文章

  • 卖书 卖书 2020-06-09
  • 人与自然 人与自然 2020-06-09